复旦大学教育培训网
021-31129781

郑长忠: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发表时间:2021-09-09 10:05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绵延5000多年至今未曾中断的灿烂文明。在每一历史时期,中华民族都对人类文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够做到发展不间断,就在于每逢重大转折,中华民族都能创造出或寻求到一套有效机制或组织,使文明得以衔接与发展。在古典向现代转型中,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不仅获得了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且创造出了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再次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之际,通过对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关系的研究,不仅能够了解走向现代文明的中国逻辑,而且还能够以此透视中华文明发展的内在机理,从而为中国共产党在新发展阶段领导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提供理论支持,并为人类文明进一步发展,贡献中国经验。

中华民族与人类文明发展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理性是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得以发展的。经历了蒙昧与野蛮阶段,在战胜自然与治理社会过程中,人类的能力与理性也都得到了较大发展,于是,人类社会跃升到了文明阶段。人类最早的若干文明体,是在空间上相对隔离条件下,各自进入到文明阶段,中华民族就是其中之一。因此,中华文明从诞生开始就是既遵循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又沿着自身发展道路前进的。

在古代文明时期,中华民族获得了充分发展,创造了辉煌文明成果。不仅在早期,中华民族作为四大文明古国,成为人类最早文明体之一,而且在轴心时期,中华文明也作为世界上少有几个轴心文明之一,对后来的人类整体文明发展,产生着深刻与长远影响。在古典文明时期,中华民族创造了在超大规模社会条件下实现有效治理的价值体系、制度体系与组织体系,在国家建设与社会发展方面,形成了丰富的治理经验与文明成果,不仅使中华民族成为了一个伟大民族,而且也惠及了整个人类社会。在建设现代文明过程中,虽然中华民族经历了许多挫折,但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不仅正在走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且还创造出了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不仅解决了中华民族自身问题,而且还在许多方面为人类发展做出了贡献。

纵观中华文明发展的过程,我们发现,不仅在文明发展的每一阶段内部,中华民族能够创造出伟大的价值体系、制度体系与组织体系,使中华文明得以充分发展,而且在文明发展的重大转折点,也能够产生出具有创造性能力的领导性人物与行动性群体,以及寻找到具有建构性特征的组织化力量与机制化安排,保证文明转型成功,实现新型文明建构。这就是中华文明为什么能够不断取得辉煌而不中断的原因,这就是中华民族为什么能够繁荣昌盛并生生不息的原因。

纵观中华文明发展的过程,我们还发现,中华文明发展,不仅遵循与坚持自身发展逻辑与道路,而且积极吸纳其他文明的成果与经验;不仅将其他文明经验创造性吸纳与转化为自身实践,而且在与其他地区交流过程中,不断传播中华文明成果;不仅对同时代其他文明产生影响,而且对后来的人类整体文明产生影响。这就是中华文明之所以成为人类文明重要组成部分的道理所在,这就是中华民族之所以成为伟大民族的道理所在。

中华文明与中国共产党

中华文明基因决定了中华民族要发展,就必须面向未来,根据时代要求,在遵循着自身发展逻辑与道路基础上,积极吸收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创造性地解决每一阶段问题与完成每一时期任务。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华民族在建设现代文明过程中,在中华文明基因作用下而建立与发展的,具体来说,就是中华文明历史逻辑、现代社会发展逻辑与共产主义运动逻辑共同演绎而导致的,是为中华文明走向现代与未来而诞生的。

在古典文明时期,中华民族为了在超大规模社会中,实现持续与有效治理,形成了以皇帝为代表、以文官为主导的中央集权国家治理体系,以及以家族力量为基础的社会治理体系。鸦片战争之后,在现代化浪潮冲击之下,一方面古典的国家与社会治理体系越来越不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另一方面中华民族历尽磨难。最终,中国人民选择了以革命方式结束这一古典的国家与社会治理体系与制度安排。然而,随着古典政治文明形态崩溃,旧中国也陷入了“一盘散沙”的境地。

为了解决民族独立、国家统一、现代化建设对组织化诉求与“一盘散沙”社会现状之间的矛盾,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作为领导与组织人民的核心力量。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建立并承担起历史使命,除了中华文明历史逻辑与现代文明发展逻辑之外,很重要一方面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新型无产阶级政党所蕴含的共产主义运动逻辑起作用。起源于近代并面向未来的马克思主义,使中国共产党能够不迷失历史方向,把握发展规律,形成正确战略;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高度组织化特征,使中国共产党能够锻造领导核心,获得革命力量,形成组织优势;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使中国共产党能够与世界建立联系,学习先进经验,吸收文明成果。这些内容不仅是推动文明转型的内在诉求,也是建构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的现实需要。

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作为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新型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能够从中国实际出发,积极发挥其政治上、价值上与组织上的优势,领导人民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不断完成每一阶段历史任务,从而使积贫积弱的中华民族,一步步走向伟大复兴。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共产党提出最高纲领与最低纲领,使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方向与中华民族不同时期任务实现有机统一,并在此基础上科学地确定了政治任务,制定了战略路线,找到了革命力量。同时,根据中国革命需要与中国社会现实,中国共产党找到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三大法宝”,从而在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基础上,实现了对人民群众与武装力量的有效组织与领导。正是在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下,中国人民取得民族完全独立与国家基本统一,从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政治基础。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建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并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经过一段过渡时期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自主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

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领导人民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大幅度提高了我国的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开辟了广阔的前景,使我们经济总量达到了世界第二位。

经过努力,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们完成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并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党的领导与面向未来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构建

任何文明体的兴衰,从其自身内部来看,都是与其每一阶段文明发展状况密切相关的,文明发展或先进则文明体兴盛,文明停止或落后则文明体衰弱。同样,作为文明体的中华民族,文明处于发展与进步阶段,则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否则就羸弱衰败。清代末期,一方面古典文明处于停滞与崩溃阶段,另一方面自身也无法实现从古典向现代转型,由此导致了中华民族开始走向衰落。为了实现伟大复兴,中国人民选择了通过革命方式推翻清王朝,并建立现代文明来完成这一夙愿。中国共产党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为承载这一使命而诞生的,这也意味着,建立现代文明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就是同一使命的两个维度,即只有通过建立现代文明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在建设现代文明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不是简单照搬西方现代化原发性国家的路径与做法,而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一方面遵循中华文明历史逻辑,通过坚持走自身特色发展道路,使中国现代文明建设与发展有着主体性与自主性,而不是邯郸学步;另一方面遵循人类社会发展规律,通过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使中国现代文明建设与发展能够立足当下并面向未来,而不是故步自封。因此,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通过构建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从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完成奠定了文明基础。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清除了阻碍现代文明在中国发展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价值性、制度性与组织性的力量,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并开始全面推进现代化建设。在完成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基础阶段之后,我们实施了改革开放政策,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经过努力,我们建立了现代市场、现代社会、现代国家与现代政党,使现代文明的主体要素得以生成,并且全面推进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与生态的建设,使现代文明的内容要素得以发展。

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国共产党又作出了“四个全面”战略部署,推动了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从要素生成阶段向形态发展阶段的跃升。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一方面通过深化改革,推动了政党、国家、社会和市场等现代文明形态的主体要素的功能发育,另一方面通过顶层设计,推动了这些要素之间形成内在有机化。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一方面强调法治作用,使全面深化改革成果实现制度化定型,另一方面强调依法治国,使社会主义现代国家建设得以进一步发展。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提出全面从严治党,一方面强调党的作用,使全面深化改革成果实现组织化定型;另一方面强调从严治党,推动党的建设实现自我革命。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一方面强调奋斗目标,使文明形态建设任务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任务实现有机统一;另一方面强调具体任务,使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阶段性任务得以明确。

随着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党的十九大做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判断,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部署了新时代发展战略,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进入到了全面发展阶段。为此,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作出了全面深化改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定,确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四梁八柱。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做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新发展阶段的判断,提出在新发展阶段必须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推动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的中国形态构建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到相互建构的新发展阶段。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不论是逻辑上,还是在现实中,中华文明都是作为人类文明重要组成部分而存在。在历史上,中华文明发展,不仅受益于人类整体文明发展,包括其他文明的影响,而且在每一个历史时期都对人类文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既是一个伟大文明发展的规律与机制,也是一个伟大民族存在的责任与使命。在构建面向未来的人类现代文明中国形态的过程中,中华民族走向了伟大复兴。不论是中华文明内在基因,还是现代文明发展规律以及共产主义运动逻辑都决定了,中华民族在伟大复兴之后,都应该致力于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并推动人类社会走向光辉灿烂的未来,推动世界大同实现,使中华文明发展再次贡献于人类整体文明发展。这既是中华民族的责任,也是中国共产党的使命。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的使命,不仅与中华民族命运联系在一起,而且也与人类社会发展联系在一起。

中华民族在走向伟大复兴的同时,还致力于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不仅是历史启示与内在逻辑使然,而且也是现实发展与社会进步的需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人类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持续推进,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成长,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全球命运与共、休戚相关,和平力量的上升远远超过战争因素的增长,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更加强劲。”在这样背景下,中华民族要得以进一步发展,就必须积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这不仅关系到世界发展,同样也关系到中华民族可持续发展。这就意味着,作为中华民族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必须将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作为自身奋斗目标之一。

同时,马克思主义认为全球化对于人的全面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并强调在现代文明进一步发展过程中,不论在具体民族国家内部还是在人类社会范围,都应该超越以资本为中心,强调以人民为中心。这意味着,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同样必须将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作为自身奋斗目标之一。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人类命运共同体从理念变成了现实,而在抗击疫情期间的态度和实践,都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理念,不是停留在倡导上,而是落实在实践之中。


首页  |  干部培训  |  企业培训   |  金融培训  |  教学资源  |  走进复旦

地址:杨浦区邯郸路220号    电话:021-31129781    QQ:1620963951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党校   中国浦东干部学院
                      上海市委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