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教育培训网
021-31129781

专家视点 | 芮明杰:打造高端高新高效的现代产业体系

发表时间:2021-09-24 15:02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产业链和供应链面临分裂以及新一轮科技竞争全面展开等因素影响下,中国现行产业体系面临严重挑战,迫切需要转型调整。

当前,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是下一步发展的战略目标。

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是现代产业体系。建立面向未来、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适应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现代产业体系,是关系国内国际双循环能否有效畅通的重要问题。

现代产业体系本质上是低碳环保、数字智能化、互联网平台化的投入产出体系,是互联网、大数据、智能技术与实体产业的融合,并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以智能化大规模定制生产方式为主导的体系。

同时,现代产业体系是一个动态的、与时俱进的概念,是现行产业体系不断变革创新、不断发展进步的结果。影响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发展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消费需求个性化、集成化和便利化的变化,新一轮数字、智能、互联网等技术进步,是现代产业体系形成与发展的两个重要影响因素。

客户需求导向下的新一轮技术进步,已经引起产业之间的边界消失。特别是,虚拟与现实相互连接,产业生产与服务组织方式发生重大转变。这些变化使现代产业体系建设战略与实现路径逐步显现。

数字经济催生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产生一种新的生产方式

现代产业体系是与环境友好的、与城市发展相互依赖的,以低碳、环保为特征的体系。同时,随着全球化与信息化的快速发展,互联网、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等成为现代产业体系的基础性产业,渗透到各个产业。

中国有14亿多人口,市场很大。中长期来看,完全可以支持一个门类齐全的高端领先的现代产业体系。但也要承认,我国现有人均GDP才1万美元,虽然摆脱了绝对贫困,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但依然有9亿人口的收入水平不高,总消费能力有待进一步增强,消费结构有待优化调整。

此外,以5G通信技术、数字技术、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科学技术创新已经展开,全球产业发展迎来新一轮竞争。认清现行产业体系的问题,根据打造新发展格局战略要求来建设面向未来的、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显得十分必要且紧迫。

现行产业体系主要可以分成两类:

一类是以劳动密集型、部分资本密集但以低端技术为主的传统产业。其中,既有制造业,也有农业与服务业。

另一类是以技术密集、知识密集为特征,以高新技术为核心的产业,如航空航天、机器人、智能装备、芯片制造等高端制造业,也包括现代农业与高端服务业。

研究发现,到了中等收入阶段,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提高,由于劳动力成本提高、土地价格上升导致商务成本上升后,劳动密集型产业盈利能力下降、全球竞争力减弱,传统产业基本上呈现衰落态势。于是,相关产业出现区域性转移,需要警惕产业空洞化现象。

虽然新兴高技术产业有市场需求,且需求增长速度很快,但这一类产业的发展面临两大困难:一是缺乏技术,需要创新,但研发需要资本与时日,不是马上就能实现的;二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关键技术掌握在个别发达国家手中,它们会封锁技术。

经验表明,凡是没有进入高收入行列、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都是因为新兴产业没有发展起来,而传统产业又全面衰落,从而导致经济增长长期下跌或停滞,失业等社会问题比较严重。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凭借自然禀赋、劳动力多、资源低价,积极加入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一开始,产业发展战略主要是出口为主,许多产业的生产环节基本上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原来的资源红利优势逐步消减,以至于传统产业产能过剩、盈利能力下降。

与此同时,新兴高技术产业发展很快,但总体上仍是成长中的幼稚性产业,产业链不完整,缺乏关键技术,缺乏全球竞争力。更重要的是,相关新兴高技术产业恰恰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优势产业,因此难免面临打压和封锁。

更何况,随着新一轮科学技术展开,现行产业体系中的所有产业都会面临数字化、智能化、互联网化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挑战。

数字经济催生了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产生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即以互联网为平台支撑的智能化大规模定制的生产方式。这一新型生产方式,需要5G通信技术,需要大数据技术,需要人工智能,需要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需要智能装备。一定程度上可以说,现代产业体系的建设,就是新一轮科技、产业创新与应用的发展。

新一轮产业竞争的最大特点是产业、技术和产品标准争夺

产业是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产业的状况直接决定经济发展的状况。21世纪以来,发达国家纷纷启动科技发展、新兴产业发展新战略。全球产业新一轮竞争已经箭在弦上。现在至不远的将来,新一轮全球新兴产业竞争格局会有以下几个新特点:

一、产业标准制定的竞争。

新一轮产业竞争的最大特点是新兴产业标准、技术标准、产品标准的争夺,进而获得足够大的市场。个别国家对华为公司的阻击,一个重要因素是华为是相关产业标准的主要制定方,且拥有一系列技术专利。

过去,中国企业一直是发达国家产业标准的遵循者和使用者,只能在产业链价值链低端发展。现在,随着技术进步,我们开始成为重要产业技术标准的制定者,这当然是竞争对手不愿意看见、也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二、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治理权的竞争。

当前,产品尤其是高端技术产品的生产研发是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上相关产业供应商合作的结果。虽然这种合作是基于全球市场与多边贸易信用的,但拥有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治理权的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掌控了关键资源、核心技术和广阔市场,如半导体产业链上的芯片加工设备、芯片设计、高端芯片制造技术等。一旦竞争趋于恶性,谁拥有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治理权,谁就更容易卡他人脖子。

三、产业发展的平台竞争。

平台是产业发展中各种要素交易、信息数据交互乃至创新的重要组织者。中国有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但大多集中在消费领域。在工业制造及其他领域,如工业互联网方面,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距离。

目前,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全球制造业转型发展的重要平台,但我们从2018年开始才正式推进这一平台的发展。此外,另一个重要平台是C2M,即顾客直接对接制造商的平台。这一平台,我们也才刚刚起步。

四、产业技术创新的制度竞争。

新兴产业发展与竞争的背后,是产业新技术与创新的竞争,是新技术、新产业创新的效率竞争,是推动新技术、新产业创新发展的制度效率竞争。

好的制度,可以激发创新主体积极性,激励多出、快出创新成果。美国的国家实验室科技创新体制与管理方式,就在不断地变革与完善。美国的国家实验室有720多家,类似中国的科学院体系,但又有自己的特点。其建立以来,一直以满足美国国家重大科技创新战略为使命,以任务导向为原则。

这些国家实验室经费全部来自美国联邦政府的职能部门,如能源部、国防部、国家航空航天局及国家科学基金会等。其中,预算与绩效评估管理体制,是国家实验室成功与否的关键。因为绩效评估结果决定实验室获得拨款的情况,决定实验室科技创新成果质量的判断。

五、产业创新人才的竞争。

人才的竞争原先主要是争夺产业创新人才、产业高科技人才,但这在今天有了一些新的变化。比如,设置障碍隔离竞争对手国家的人才,拒绝为其提供深造和工作机会。

有鉴于此,我们需要对现有教育体系与制度进行积极改革。同时,深化人才引进与使用体制机制。比如,深圳宣布高端和紧缺海外人才到深圳工作,可以减免(补贴)个人所得税至15%。

从“底部”“腰部”“头部”出发,突破产业链价值链关键约束

在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大背景下,需要对现行产业体系进行深刻的结构性调整,在关键技术上创新突破,对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加快发展新兴高技术产业,对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进行扬长补短。

一是从产业体系的“底部”选择。

所谓“底部”,实质上就是对新基础产业进行优先布局与发展。新基础产业即支持未来社会高质量发展、支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型智能产业发展的现代基础产业。

这样的产业可以从“硬、软、联”三个方面来说明:一是以5G通信、新材料、新能源、新交通等为代表的“硬基础”,二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IT软件等为代表的“软基础”,三是以工业互联网、智能物联网、智慧电网等为代表的“互联性基础”。

对上海来说,应该在新基础产业的新材料、新能源、大数据、人工智能、IT软件、工业互联网中选择突破口。特别是,要注意“软硬”结合,不能只考虑“硬核技术”产业。因为没有相应的软件系统,“硬核技术”产业几乎寸步难行。

二是从产业体系的“头部”选择。

“头部”产业指最终产品产业,包括两部分:最终消费品产业,如汽车、服装、食品、旅游、制表、珠宝、化妆品等;最终生产品产业,主要是指供最终生产使用的各类生产设备、现代生活设备、工作母机、工业软件、办公设施等。

从最终消费品方面来看,我们还存在许多短板。产品生产技术、产品品质、产品种类等,都不适应人们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下一步,如何在“头部”产业方面进行扬长补短,需要认真研判和规划。

“十四五”期间,上海在产业体系的“头部”选择上,可主要考虑那些产品复杂、技术含量高、附加价值高、产业关联性大的产业。比如,作为最终消费品的智能互联新能源汽车产业,作为最终生产服务品的商用大飞机产业、智能生产设备产业、智能设备操作系统产业、高端医疗设备产业,等等。

三是从产业体系的“腰部”选择。

“腰部”产业是生产中间产品的产业,简单来说就是生产零部件的产业。一些零部件的技术含量和附加价值非常高,是产业价值链上的关键环节,有时甚至成为“卡脖子”技术。例如,数码照相机产业的高端光学部件,机器人产业中的伺服电机,大飞机产业中的飞机引擎。

同时,许多类似高端芯片的零部件,也是产业链、价值链的关键约束。“十四五”期间,上海要在“卡脖子”的高端零部件产业方面进行扬长补短,努力争取在某些领域形成突破,打造一个有强大竞争力的“腰部”高端产业。

上述三个方面的扬长补短最终能否实现,并发挥引领相关产业创新发展的强大功能,关键在于能否成长出一个或若干个世界级科技创新型企业,成为产业创新发展过程中发挥引领功能的载体。

进一步来看,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应该“抓住机遇、基础先行、弯道超车”,要有跨越、赶超的勇气和动力,抓住消费需求转变的历史时刻,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历史性机遇。

事实上,在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方面,中国起步不算晚;在5G通信方面,我们已有领先优势;在高端智能设备制造、数字制造方面,我们也在不断进步。要有定力和信心,通过自主创新与合作创新,实现关键技术突破,发展形成以高端、高新、高效为主的产业体系。


首页  |  干部培训  |  企业培训   |  金融培训  |  教学资源  |  走进复旦

地址:杨浦区邯郸路220号    电话:021-31129781    QQ:1620963951
友情链接:   中共中央党校   中国浦东干部学院
                      上海市委党校